第二十八章 真正的钱谦益是个丫头(1 / 2)

衣锦华棠 自在观 1105 字 1个月前

“可是我要找的不是你!”萧逸尘冷声道:“把真正的钱谦益叫出来!”

钱家父子叔侄都傻了,这玩意还能造假吗?!

钱谦益那么好还要冒充!?

钱锦棠这时候好像明白锦衣卫来干什么来了,如果她这么跑了,他们找不到,家人们也应该没事吧?

桃桃在钱锦棠身后扯着钱锦棠的绣花袖子低声道:“小姐是来找你的吗?我掩护你!”

钱锦棠的大脚向后只悄悄挪了一小步,然后她的面前就暗了。

她忍不住抬头,就见是陆巡渊渟岳峙的高大身材挡在了她面前。

他那种好看的惨绝人寰的冰块脸正认真的看着她。

四目相对,钱锦棠手心全是汗,早上她饿的太难受,洗脸只是糊弄糊弄,吃完饭也没有擦嘴,还有她眉毛里头有一颗小小的黑痣,不认真看是看不出来的,万一主人认真看了呢?

早知道他们这么早就能搜过来,她就不去听何氏和钱渊说话,回去洗把脸都是好的。

陆巡此时也有点紧张。

说好是小子的,突然变成了小丫头,早知道要跟丫头打交道,他应该回去换件春袍的。

他们锦衣卫臭名昭著,他穿着飞鱼服问话定然像是审问,她一害怕不肯说实话怎么办?

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听说男女砰砰手就会怀孕,手套也忘了带了。

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紧张,又不约而同的后退一步。

“小叔叔!”还是钱锦棠稳不住神,手往后腰擦了擦,额头都是汗:“您……您喝水吗?我家没有茶叶了!”

在绝对权力面前做什么事往往都是徒劳,只能看运气了。

钱家爷三震惊了,什么时候棠姐成了陆巡的侄女?!

萧逸尘看着钱锦棠冷笑,难不成还要大人送你茶叶不成?

陆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口也可以渴的。

他道:“你家井水好喝吗?!”

萧逸尘……

钱锦棠一笑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:“我家井水还可以,我烧水给您喝,但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去我祖父小花厅吧!”

陆巡没什么异议,萧逸尘看钱渊钱泽钱谦益还傻愣着,叫道:“真是没眼力见,待客啊!”

钱泽先反应过来,急忙拉着弟弟和儿子给陆巡带路,不管怎么样,现在好像搭上了陆巡,他们说不定能说上话!

萧逸尘则让属下去马车里那茶叶过来,他们陆大人怎么可能真的喝白开水啊!

钱锦棠知道陆巡是干什么来了,就怕主人突然发难抓了家里其他人,她也没心情烧水,当然,陆巡也不可能喝她烧的水,她就把差事交给萧逸尘,然后去花厅找陆巡。

被留下来当水房小厮的萧逸尘鼻子都气歪了:“到底是谁要请大人喝水的?”

毛孩给萧逸尘打下手,问道:“大人这是不打算追究了吗?”

怎么可能!

两万两呢,萧逸尘是最了解陆巡的,他冷笑:“钱家以为变出个丫头就能抵消两万两,想得美,等着看大人怎么收拾他们。”

钱锦棠那边已经到了花厅,但是她没进去门,王三运和一帮人守在门口。

看见她,王三运极为不客气的问道:“你到底跟陆少什么关系?我可是打听过的,你们家跟陆家没关系!”

不然他也不敢骗那两兄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