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:竟然有任务(1 / 2)

储物箱里只剩下一条流仙裙,一粒解毒丸,一颗老人参和一对石头哑铃,银子和复活丸不翼而飞!

花小满腾的就站了起来,“我什么时候使用了复活丸?”

系统保持沉默。

岐黄惊疑的看着忽然暴起的小姐,眼里都是惊恐,却没有动,也没有言语。

“我靠!我银子呢?”

那可是五百多两呢!

系统依旧像死了一样。

岐黄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小姐说什么?”

花小满咬牙切齿,还以为放到系统储物箱是万无一失,怎么也有被偷的一天?

“靠!偷我银子,不要脸!”

岐黄普通跪到地上,“奴婢没有,奴婢冤枉!”

“不是说你,你起来,我知道是谁。”

是谁呢?

想来想去,能伸手到系统储物箱里的,也就只有他了!

地铁里的死色狼!

让我找到你,把你大卸八块!

岐黄一脸迷茫,“小姐,您这屋子只有蔡大哥和林少爷进来过,主子来了,蔡大哥都不让他进的。”

是不是非要进到她身边才能伸手进系统储物箱呢?

若是的话,那林白是地铁小哥哥,蔡长孺不就是那个地铁死色狼?!

不可能!

蔡长孺一身正气,哪一点像那个猥琐男?

看来,系统储物箱也不安全啊!

系统嘀一声发来提示:提高自身等级可提高系统储物箱的安全性,还可以获得额外奖励。

怎么提高?做任务。

花小满怒不可揭,还可以做任务?!怎么不早说!?

系统不吱声了。

任务呢?

一,每日任务:向目标人物发送爱的信号,可积一分。

目标人物?林白?

发送爱的信号?

滚,被拒绝的还不彻底吗?

二,故事线任务:1,和家人和解,可积十分。

滚粗!

我他妈的又不是玛丽苏,他们为了一百两银子就能要我命,我还和他们和解?

“小姐?”

岐黄小心翼翼的看着花小满,只见她身子一动不动,表情却变幻多端,一会儿喜,一会儿怒,一会儿愁,一会儿怨。

花小满被惊醒,“嗯,怎么了?哦,那个丫鬟怎么还没拿饭来?我要饿死了。”

傻叉码农写的两个狗屁任务,一个也不做!

以后啊,拿到宝箱赶紧卖,拿到银子赶紧花就完犊子了。

“奴婢去看看。”

岐黄一开门,金云来和林白便迫不及待的挤了进来,花小满正烦,抬头看到他们更烦。

“你们俩干什么?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吗?”

金云来大言不惭,“我是你哥。”

林白仔细观察着她的气色,“我是大夫。”

“我病好了,不需要大夫。”

靠,复活丸都用了,还能不好?

花小满肉疼的狠,复活丸不该是这么用的,应该救个牛逼的老头,然后背靠着他一路青云才是啊。

“你让我把一下脉,行吗?”

林白几乎是在祈求,他作为一个医痴,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病灶!

“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病人,在床上昏迷十一天,不吃不喝,可你的脉象竟然是正常的,而且你日日肉眼可见的消瘦,这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,我想研究一下你——”

“不行。”

花小满毫不客气的say

o,她要撩他,他要研究她。

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,转头冲外头的玉柴摆摆手,“端进来。”

糖醋鱼,红烧肉,肉糜饭,青瓜小菜,看着还不错,吃光了这些总能长上二两肉吧?

花小满终于露出一丝笑意,她往嘴里塞了一块肥瘦相间的红烧肉,一边嚼着,一边狐疑的打量着玉柴,含糊不清的道,“谁打你了?”

玉柴低头,“没人打奴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