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:血馒头好吃吗(1 / 2)

花小满抱胸笑吟吟的看着她表演,等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,才摆摆手。

“歇了吧您哪,您哪位?”

周氏一愣,紧接着挂上一脸震惊的表情,上前一步想要拉她的手,被猎户挡住了。

“闺女,我是你娘啊,你,你不认识我了?”

花小满了然的一笑,“哦,原来你是傅小蛮的亲娘啊,她死了呀,你这披麻戴孝的,不是在给她出殡吗?”

周氏“哇”一声哭了出来,“闺女,你说什么疯话啊,你,你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?我是你娘啊,你问问乡亲们,是不是?”

“闺女,这真是你娘。”

“这咋还不认识自己亲娘了呢?”

“这是富贵了,不想认爹娘了吧?”有人还挑事。

花小满嘻嘻笑了,“傅小蛮沉塘了呀,你们不是都知道?不是她的亲生爹娘亲自卖的她,还得了我哥哥一百两银子呢。”

说着,掏出一张纸,正是那张断绝关系声明,“我哥哥就怕你们为了银子缠着我不放,特意给了我这个,你看看,这不是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?”

哥哥?

蔡长孺也侧目看她。

“你哥哥是?”

“我哥哥是镇上金缕衣的掌柜金云来,我叫金小满,因为和傅小蛮同年同月同日生,所以我哥哥请大法师用她祭了河神,换了我回来。”

花小满造作的转了个圈,叹了一口气,“我本来生的可漂亮了,可哥哥找不到更好看的皮囊给我,就只好勉强用这个了。”

换魂?!

周氏惊的往后倒退两步,就见花小满忽然诡异一笑,“不过,不要紧,既然能换魂回来,自然可以把这皮囊给我弄漂亮点了。”

“不可能,不可能,怎么会有换魂一说?怎么可能?”

傅有财的媳妇崔氏到底认得几个字,不大相信怪力乱神之说。

“你们不相信,当初为何签字画押卖妹妹啊?难道不信她能祈福,就只是送她去死吗?”

花小满斜睨着她,阴森森的道,“吃着亲妹妹、亲闺女换来的血馒头,好吃吗?”

“不不不,不是……”

周氏莲连摆手,却也说不出什么。

有苦说不出!

人他们是卖了,可银子他们一文也没拿到啊,傅有财还被山匪吓病了,迄今还躺在床上呢。

花小满笑了笑,“对了,大娘,您回吧,虽说我是从地府来的新魂,镇压了傅小蛮的魂魄,占据了她的身子,可到底你们才是一手把她送上断头台的人,你们来我身边可是会惹大篓子的。”

周氏再次倒退几步,“镇,镇压?怎么克,什么篓子?”

花小满上前一小步,阴森森的道:“傅小蛮毕竟是惨遭横死,她的魂魄心有不甘,会不自觉的跟着我,我有法器护体,她不能把我怎么样,可是你们没有啊,万一她注意到你们,找你们报仇,你们怎么挡得住?”

周氏婆媳的脸瞬间白了。

“娘,相,相公还病着呢,我,我们先回去吧,改天,再,再来看妹妹。”

崔氏攥紧了崔氏的胳膊,想催她赶紧离开。

花小满忽然一回头,对着空气道,“你,你这么快就追来了?”

蔡长孺配合的问了一声,“谁?”

“你前妻,哦,你没碰过她,算不得前妻了。”

崔氏和周氏再顾不得许多,拔腿就跑。

巷子里围观的众人发出“哦”一声惊叫,也作鸟兽散。

花小满咧着嘴在背后大叫,“哎,傅小蛮,你去哪?”

人都散了,蔡长孺便朝外走去,“你别去了,看家吧。”

花小满当他担心家里东西被偷,一脸坏笑道:“家里有傅小蛮看着呢,没人敢来,放心。”

汉子回头瞥了她一眼,“身上不疼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