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:摸人屁股的爱好(1 / 2)

衙门大门口,一群人等在那里,花小满一打眼就看到了鹤立鸡群的两个人,一脸矜贵的锦衣玉带王二少和满脸讨好的花里胡哨金云来,再看,便看到她家汉子冷峻刚毅的脸,汉子也看到了她,眸色复杂,带着不可言说的忧郁气场。

身材彭于晏,眼神梁朝伟。

这谁受得了?

肥婆颠颠的跑过去,仰着脸看他,“你没事吧?”

哎哎哎,他可是有身份的人,与衙门打交道可是大忌。

汉子摇头,“没事。”

花小满不好意思的说,“这次真是没想到会这样,连累你了。”

汉子诧异的看着她,才要说什么,就见她忽然抬手一把抓住他的手,肥胖的身子灵活的来了一个大回旋,照着金云来金光闪闪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脚。

金云来正与王二少说着什么,顿时被踹的一个趔趄,他吃痛跳了起来,怒视着肥婆,“你干什么?!”

王二少一凛,暗暗庆幸他挨踢的时候是被调戏了,同情的看着金掌柜。

“我干什么?你说我干什么?”

金云来一梗脖子,“我不知道你发什么疯,你再踢一脚试试?”

肥婆忽然看着王二少,“你小老婆还要不要保胎?”

又看看林白,“你还想不想知道那药是什么?”

两人一愣,顿时了然,可却都没动。

“不给我抓住他,到时候别来求我!”

她话还没说完,二人便脱兔一般上去,一左一右将金云来架住了。

金云来大惊,不解的看着身边的两位锦衣公子。

这肥婆的底细他彻底查明白了,着实是穷苦人家出身,且不说那一条流仙裙是如何的来的,眼前这两位爷在望夫镇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任务,她是如何“收复”的?

“对不住了,金掌柜,谁叫我有求于人呢。”

王二少不好意思的解释,“我家内子胎相不稳,只有她能调理。”

林白红着脸不说话。

肥婆上前,照着金云来的屁股,“啪啪啪啪”就是四脚,脚脚用力。

嘀,恭喜你,得到一个新宝箱。

金云来被两男子架着,都不能往前两步卸力,硬生生挨了下来,直疼的嗷嗷大叫。

叫声引得远处的官差都探头观看,那小眼睛的李大人也在其中。

王二少怜悯的看着金云来,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对不住了,金掌柜,赶明儿叫你家小伙计去一趟家里,我家里上上下下都要换两身新冬装。”

林白也道:“下次,你看病,我不收诊金。”

金云来呲牙咧嘴的拱手道谢,又怒视着花小满,“你疯够了没有?”

花小满冷笑一声,“你说呢?”

说完,却也不再看他,转头看着林白,“我银子呢?”

好歹也是一百两呢。

王二少看傻子一样看着肥婆。

林白忙解释,“这给事情是这样的,这个银子是拿不回来了,若是有这个银子,你抢劫的罪名便坐实了,脏银要归还失主,你还要坐牢。”

不承认这个银子,皆大欢喜。

靠,果然官差贯财,发的就是横财。

“靠,给他们别给我那狠心的爹娘强。”

花小满远远的看了一眼衙门,回头对蔡长孺道,“走吧,回家。”

该回去吓唬吓唬那帮狠心人了。

金云来犹豫再三,到了也吱声。

肥婆走了两步,忽然又回头,金云来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“林白,你家收不收人参?”

肥婆强调,“可是千年的野山参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