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:开间房好好谈谈(1 / 2)

官兵来了。

蔡长孺后退一步,想翻身上马带花小满一起离开,看到后方也亮起了火把,又打消了念头,只防备的站在花小满脚边。

对方显然有备而来,他们中了埋伏了。

花小满翻身下马,靠在汉子耳边,问道:“真是官兵?不会有诈吧?”

她心里头纳闷的很,头一次做贼就遇上官兵,这也太巧了吧。

汉子未置可否,身旁的伙计却呼啦啦跪在一片,举高双手,“官爷,误会!”

肥婆和汉子也只好跟着跪,只微微抬头偷偷观察围过来的小兵,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。

一铠甲武装的男子骑在高头大马上,跨越人海而来。

他带着头盔,看不清容貌,只觉得露在外面的一双单眼皮小眼睛炯炯有神,闪着不好惹的光。

“都给我带回去,一个一个审问。”

花小满抬头,摘掉头上的帽子,露出女儿身来,柔声道:“官爷,误会啊,小女子就是和家里人开了个玩笑,恶作剧,不信,您问问被我抢的那三个人,他们是我爹娘哥哥,一家人,闹着玩儿呢,咱别这么兴师动众了吧。”

“竟然还是个女匪?”

官也小眼睛里闪着嫌弃的光,“你这模样,也能当山匪?”

靠!

当土匪也看脸?

花小满顿时满心不高兴,可我为鱼肉,也不敢在刀俎面前造次,忍着性子道:“是呢是呢,官爷看人真准,我的确不是什么山匪,就是和家里人开个玩笑,小女子良民一个,大大的良民。”

“去衙门里说吧!”

两名官差走上前去,一左一右就要拿她。

“有什么好好说,别动手!”

蔡长孺上前一步,想把肥婆挡在身后,官差蹭一下抽出佩刀来,闪着火把的光,肥婆顿时蔫了,拦住汉子,“别别别,别惹事。”

官差将二人拿住,肥婆冲汉子挤了挤眼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一行人被带到了牢房,大门一关,就有小伙计立刻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我还没娶媳妇呢,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呀。”

花小满白了他一眼,“一共就抢了一百两银子,顶破天也不至于丧命,再说,金云来会来救我们的。”

可他们一等没来,二等没来,三等,直接等到了第二天一大早,官兵来提人了。

伙计一个一个被叫走,都没再回来,花小满都有些慌了,她求助似的看着蔡长孺,“不会吧,不就一百两银子的事?”

蔡长孺眸色沉沉,眼里有什么她看不透的情绪。

“还是,官差有什么破不了的大案子,想拿我们顶包?”

这是她最担心的,电视剧不经常那么演吗,有权有钱的公子被放走了,牢里随便抓一个顶上去。

汉子摇摇头,“不知道,等会审问的时候,有一说一,别耍滑头。”

这时候谁还敢耍滑头?

一不小心被推到午门咔嚓了。

游戏倒是可以从头再来,可是,挨的那一刀,我去,她想想都怕。

提审很快轮到蔡长孺,花小满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牢房里,越想越恐惧,要不干脆一头碰死重来好了?

还好这时候,官差来了。

“肥婆,到你了。”

花小满暗暗翻着白眼,跟着他到了一间房前。

“进去吧。”

就这?还以为去的是什么行刑的地牢,不画押就烫死你的那种。

肥婆松了一口气,推门进去了。

满屋子金光闪闪,若不是眼前那个布衣素袍的青年,她都以为是进了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的藏宝库,那宝箱闪耀的,就像在屋里安了一个小太阳。

她最稀罕的男配角林白。

“你是傅小蛮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