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章:第一桶金(1 / 2)

再次来到王宅,花小满意气风发,这一次不赚个盆满钵满,她就不叫小满。

蔡长孺被留在了前院,管家在听到花小满叫了一声相公后态度恭敬了许多,点心茶水上了些许。

他却目不转睛的看着肥婆,眼里满满的欲语还休。

花小满冲他眨眨眼,放心,死不了人,大不了从头再来。

再次见到那个瘦弱到看不出身怀六甲的女人,花小满冲她笑了笑,装模作样的把了脉,又看了看舌苔眼底,把跟电视上学的三脚猫架势作了个足。

“大夫,怎样?我一直见红,大夫们虽然都不说,可我看他们神色凝重,是不是不大好?”

她说话柔柔的,看起来没什么心机。

花小满对她印象不错,遂笑了笑,“没什么大碍,你不用多想。”

王二少激动的往前一步,“真的,能保住?”

“这位姨太太保胎倒不是第一位的,她身子底子弱,亏损严重,倒是比保胎更要紧。”

王二少听到此言微微一愣,不过是个姨娘,她死不死的他不甚在意,要紧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。

稍一沉吟,他道:“傅姑娘说的不错,胎儿要保,小七的身子也是要调理的。”

也?花小满眉毛一挑,男权社会,呵。

“傅姑娘,我们外面说,小七你先好生养着吧。”

出了卧房,花小满被引到了花厅,丫鬟都被遣下去了。

王二少看着她道:“我问一个准话,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不能保住?”

见花小满挑眉,以为她没明白,又加了一句,“女人我多的是,我要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呵呵,果然是猪。

“王二少显然没把女性放眼里,又何必求我来给你姨娘保胎?”

“你自然不一样,我自来便尊敬有才能的人,不论男女。”

花小满意味深长的笑了,她盯着王二少阴翳的双眼,一字一句的道:“你可知,土地贫瘠了,是长不出好庄家的?”

王二少微有动容。

“道理是一样的,姨娘的身子太弱,难以孕育出优秀的苗子,哪怕勉强生出来了,难养啊,就算命格尊贵又如何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只要调理好了小七的身子,肚子里的孩子就能保住?”

“非也,姨娘身子好,是保住胎儿的必要条件,但是他俩之间并不能完全划等号。”

“还是没把握?”

王二少眼里的期冀滑铁卢般的下滑。

花小满扬眉,“那倒不是,只是调理好姨娘的身子是第一步罢了。而且,你要知道,孩子吃亲娘的母乳和别人的母乳那是不一样的,毕竟血脉相连,自家的母乳养人哪。”

“是,在下记住了。”

花小满拿出两粒丸子,“一粒是修补丸,要先服用,专门用来修复姨娘身子亏损的,另一粒是保胎丸,姨娘身子好了,此丸可保胎儿稳健。”

王二少失神的看着两粒丸子,“就这样?没别的了?”

花小满立刻感受到一股质疑和挑衅,“怎么?你不信?”

“不是,那倒不是,只是别的郎中都是开一方子,熬成苦药汤,小七嘴刁,不爱喝。”

“不是所有的药都要苦的,还有甜的呢,你不是和林家二少爷林白交好,他医术高明,你完全可以叫他看看。”

“不是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而且林白他出远门去了,也不在镇上。”

花小满装模作样的一掐指,“算日子也差不多回来了,你叫人去他家门口等一等,说不定就是今天的事情。”

王二少顿时一脸震惊,“你还会卜算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,我也没说我只会岐黄。”

花小满装了一手好屌,还要卖弄几句,就听外头伙计叫道:“少爷,常掌柜来给七奶奶请平安脉了。”

好家伙,一个偏远小镇上的商户家的姨娘还要请平安脉?

肥婆斜睨着他,“哦,平安脉?”

王二少含蓄的笑了笑,“毕竟特殊时期,要特殊对待,傅姑娘,不如我们请常掌柜进来,一起切磋一下医术?他那人痴迷医术,要知道你能解他之不能,肯定有许多要向你学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