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章:被调戏了(1 / 2)

还没摸到男人屁股,他的胳膊肘子已经击了过来。

“啊!”

花小满捂住流血的左鼻孔,右鼻孔的血顿时没过嘴巴,匆忙按住两个鼻孔,鼻音嗡嗡的叫骂:“你有病?”

蔡长孺一副犯错的小朋友模样,“对,对不住,我,我本能反应。”

又是本能反应!

“本能反应?但凡打了我就是本能哈?你故意的吧?我摔你身上了,就是扶你一把起来,你,你值得这么下狠手?我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!”

一边骂着,肥婆还想伸手去拍他屁股上的宝箱,被他一闪,没摸到,血都流到了嘴里,沾到牙上,呲牙咧嘴分外狰狞。

花小满眼睛压成了三角眼,怒视着他,心底一片寒凉,都这样了,他还躲?换个九十斤的小妖精来试试,他保证不会这么“本能反应”,说不准是另一种本能反应了!

从旁边巷子口急匆匆走出来两道身影,看着马车上一脸血、面目狰狞的肥婆,脚步不由迟疑了三分。

“你确定是她?”

“是,少爷,确实是她。”

王二少眉头一挑,喝道:“那里来的莽夫,竟然敢对家主动手?看我替你主子好好教训教训你!”

说着手里的软便已经朝蔡长孺门面甩去。

蔡长孺微一后仰,鞭子堪堪擦着他的绒毛朝花小满招呼去。

“啪!”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抽在站着跳脚的肥婆肩头,铁锈红的锦衣顿时被打的绽开了花,里面细细棉花露了出来。

花小满愣在当场。

这他妈是什么变故?!

肩头火辣辣的疼痛告诉她,她大概是和王二少这个npc八字不合,但凡遇到他,她就倒霉。

永寿堂的小伙计悄声道:“完了,少爷,打错人了。”

王二少捏着收回的鞭子也愣怔了一下,转瞬又道:“这也怨不得我,我打的是下人,谁知道下人把主子当盾牌呢?”

这话说的也没毛病。

肥婆又转头看着一心戒备的蔡长孺,一脸的质问。

“你,你可有伤到?”

蔡长孺眼睛里露出些许复杂的神色,肥婆仔细确认过,什么都有,唯独没有愧疚二字。

“你说呢,抽在你身上你说疼不疼?”

花小满抬脚就踹,目标都是屁股,蔡长孺想躲,微微一动,又忍住了,任她踹了三脚。

到了第四脚,他一扭身子躲了开去,“够了吧?”

花小满用衣袖擦一把鼻下不止的血,恶狠狠的看着他,“够了?我这两碗血不算?我,我这一鞭子不算?”

她戳着自己的肩头,“再踢两脚。”

“傅小蛮,你过分了。”

他一个大男人,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妻子这般踹屁股算怎么回事?

忍她三脚已经算是赔礼道歉了。

“好个奴才,竟然直呼家主姓名,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

王二少是个暴脾气,见不得奴才骑到主子头上拉屎,话音才落,软鞭已经甩了过来,这次他换了个方向,刻意躲开了他看不出深浅的锦衣妇人。

花小满往马车厢里一缩,打打打,又不是没打过。

蔡长孺轻松躲了几鞭,并未还手,趁着间隙,朗声道:“这位少爷怕是有所误会,在下蔡长孺,这是内子。”

王二少见他身手不凡,已有了防备,听到此话,顿时收了鞭子,却似乎仍有不信般的看着车厢里露出半个身子的肥婆,一副她说不是,她就继续为她出头的模样。

“哦,是在下误会了吗?”

肥婆狠狠的瞪了蔡长孺一眼,回去再收拾你!

不慌不忙的探出头,斜睨着他,“这位公子,好豪横的做派!先是让下人冲出来碰瓷,自己紧接着又跑出来打了我一鞭子,现在还打我名义上的男人,怎么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