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:作大死(1 / 2)

“管家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花小满面上淡然,心里却暗道不好,难道保胎丸没保住那小妾的胎?

不能吧,系统耍她?

“这是二少爷的意思,老奴只是个听令的。”

管家冲后头几个汉子点了点头,汉子们就要往里冲。

蔡长孺腾的站起来,挡在肥婆身前。

“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?”

“你家内子连我们二少爷也敢戏耍,那还什么好说的?”

“内子粗通妇人之疾,她既说能给姨奶奶保胎,那便是能保,如何是戏耍?”

嘿,花小满看着异常高大的汉子,轻轻咦了一声。

之前傅有财打她的时候,这汉子一副乐见其成的欠扁样子,这才过了两天就态度大转变了?总不是拜倒在她的美貌之下,难道是被她无法阻挡的人格魅力迷倒了?

“还好意思说保胎?常掌柜可说了,你那丸子吃了和没吃一样,我们七姨娘一点改善都没有。”

“呵!他说?”

花小满嗤之以鼻,“他这么能,他自己怎么保不了?”

管家顿时一噎,接着面色一沉。

“老奴就是个传话的,你有话就对着我们二少爷说去吧。”

说着摆了摆手,几个汉子上前一步就和蔡长孺过起了招。

以一打四,蔡长孺神色淡淡,没有多少惧怕的神色,身手虽然没有遁天入地,倒也不落下风,眨眼已经将两个汉子踢出门外。

只是,走了俩又进来俩,毕竟是王家大本营,这么耗下去,摆明吃大亏。

“等一下!”

花小满喊了停,“你们也打不过我相公,算了,别打了,也不用你们抓,我自己过去,我也想和你们那白痴二少爷聊聊呢!”

蔡长孺回头一副看傻逼的样子看她。

“行了,家里还有鸡鸭没喂,要不你先回家?”

管家果断拒绝,“那不行,还是请这位兄弟在这里等一等吧。”

花小满拍了拍蔡长孺的肩膀,要是她挂了,游戏就重来了,他也无所谓被连累不连累的。

又回到了刚刚的小院,院子里坐着个四十多岁、青袍美髯的中年男子,想来是请来的郎中。

花小满轻飘飘的瞥了一眼王二少爷,又瞥了瞥那郎中,一脸豪横,“您是常掌柜?”

美髯拱手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“您能给保住他小妾的胎嘛?”

美髯面现尴尬,“不能。”

“那您凭什么说我不能?”

“你学过医?”美髯深吸一口气,“那我们且来辩一辩,到底这位妇人是因何不能继续妊娠。”

要辩医理?

啪啪打脸啊不是。

花小满蔑视的看了他一眼,“我和您说不着,没有收徒弟的想法。”

“你——不知天高地厚的妇孺!”

“呵呵,你听过剖腹取子嘛?你听过开胸搭桥嘛?我师傅,世外高人,他的医术哪能是你等能听得的?井底之蛙也敢信口雌黄。”

肥婆打断他,转头看着王二少爷,“我那丸子呢?你小妾吃了没?”

美髯急急道:“你那丸子里有龙胆草、决明子这等苦寒之物,孕妇怎么能用?”

“呵呵,我那丸子里有九九八十一味草药,你就只分辨出这几味,也好意思嘚不嘚?”

美髯脸上顿时一红。

“王二少爷,你若不打算吃,就把丸子还给我,你既然不吃,那也算不得我治不好,我人大方不计较,咱就此别过!”

王二少爷抬起阴翳的双眼,鹰一样的盯着肥婆,“你确定让小七吃你的药?你要知道,一旦小七肚子出了什么差错,你,和你那猎户相公都活不了。”

富贵险中求。

花小满应了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