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章:用银子砸哭他(1 / 2)

眼前这男子,身影修长如修竹,面色莹白如满月,双眸清亮如星辰,配上一身月白色的锦袍,真真是清贵有方,容貌绝伦。

花小满笑意盈盈的望着他,“王大少爷。”

她那本小白文虽然过去了好些年了,可对王家这俩少爷的人设她可记得呢。

这两位爷处处攀比,样样攀伴儿,她明知永寿堂坐店是大少爷,却故意找二少爷,就是用二少爷抬高这人参的价格,嘿嘿,毕竟是千年的人参,少见的很,不怕他大少爷不上当。

这叫欲扬先抑。

“你认得我?”

“不认得。”

肥婆弯着眼睛一笑,目光扫了扫他身后的金光闪闪,心里不由起了一丝不该有的贪念。

摸还是不摸?

“王家永寿堂有两位风姿卓越的少爷,大少爷如玉,二少爷如花,看公子气度,应该是玉面郎中本尊了,果然气度不凡。”

就没人不喜欢听好话,可劲儿夸就是了。

“可姑娘要找的是我二弟,这下不是要失望了?”

花小满目光灼灼的看着他,“怎会?从我本心里,觉得万分幸运呢,能得见玉面郎中天颜,实属我之大幸。”

这话若是从一个美人嘴里说出来,没准能撩拨的对方心猿意马,可从一个两百斤的麻子脸嘴里娇滴滴的抛出来,就有点变了味道。

“哦?是吗?刚刚不是说二少爷识货?”

“本姑娘倒是认为精通医术的大少爷定能必二少爷更识货,大少爷觉得呢?”

花小满做了一个千娇百媚的表情,灼灼的盯着他,等着他欢喜的高价收下她的人参。

“来人,给我把这个死肥婆打出去!”

锦衣男子忽然就变了脸色,“连我也敢调戏,真是瞎了你的狗眼!”

“等等,大少爷——”

花小满想解释,被他粗暴的打断,“去你妈的大少爷,我是二少爷!”

“什么?”

王二少爷不是很娘炮的?这长相哪里娘炮了?

与人设完全不符啊!

两个彪形大汉一边一个,单手捏住花小满胳膊就要扔出去,抬了抬,花小满纹丝未动。

俩大汉脸色一黑,“死胖子!”害他们装x失败。

俩大汉四只胳膊齐上,花小满双脚十个脚趾头死命抠住地板,“千年的人参,你确定不看看?”

那二少爷才要开骂,就见门外奔进来一小厮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
俩大汉吃瓜,手上力气顿时卸去一半,花小满松了一口气,也跟着吃瓜。

小厮瑟瑟发抖:“二少爷,您快回去吧,七姨娘她,她,长安堂的常掌柜说,说,这胎可能保,保不住了!”

王二少爷一脚踹翻了身边的凳子,大骂道:“大哥到底他妈的去哪了?!”

店里的小厮呼啦啦跪了一地,大气不敢出一声。

败家子王二少打砸踹,把店铺整的乱七八糟。

花小满心念一动,机会来了!

“我能救你七姨娘肚子里的胎!”

王二少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,“就你?这镇上的郎中都说保不住,常掌柜也没招,我大哥也躲着,你说你能救?信口开河胡说八道,信不信我弄死你!”

“都说二少爷最是识人识货,难道你就看不出来我身怀绝技?”

冲着她得瑟的样子,王二少爷目光渐寒,刀光剑影隐约闪烁,七姨娘肚子里的男胎保不住,他是定要找人撒气的,这撞上门来的肥婆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