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章:老虎的屁股(1 / 2)

“你干什么?”

迎上男人不满的目光,花小满嘿嘿一笑,“这有点土,我给拍拍。”

蔡长孺扯着她的手往边上一送,“不必了。”

哼,这个男人是老虎吗?屁股还摸不得了?花小满不信这个邪!

趁他洗碗的时候悄悄摸过去,被他顺手浇了一头洗碗水,不得已只好在大冷天的忍着巨寒洗了澡。

才在火炉门口烤干了头发,就摸到他的工具棚里,看他正聚精会神的修理弯弓,蹑手蹑脚挪过去,被他一个回身,长弓一弹,脑门上立刻跳起了一道红痕。

花小满捂着额头,不满的骂道:“干什么?我就是拿个东西!”

“这没你要的东西。”

男人的声音冷冷的,没有丝毫温度。

花小满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把匕首,“怎么没有!”

眼光贪婪的看了看他臀部的金光,咬牙出去了。

不一会儿,又端着一碗酱猪蹄走了进来,“吃不吃?”

男人正在打磨他打猎的砍刀,头也不抬,“放那吧。”

“我给你端过去,一会儿凉了不好吃了。”

花小满殷勤的往他身边凑,他一抬砍刀,冷冷的道:“这刀可锋利无比,削骨如泥。”

“行行行,放这里!”

花小满恨恨的白了他一眼,“砰”的一声放下碗,扭头走到门口,又回过头来,看着他那金光闪闪的屁股犯了难,这个男人太难搞了,她使尽了浑身解数,宝箱没拍到,还惹了一身骚气。

怪不得日后是能当人上人的人设呢。

不过,还得确认一下。

“相公,你说咱村为什么叫前卫村啊?”

蔡长孺手上动作不停,“自古便这么叫,哪里有为什么。”

“那镇子为什么叫望夫镇呢?”

“这是民间乱叫的。”

花小满道:“怎么是乱叫的?先帝驾崩时候,五子夺嫡,镇子里的男丁都被征兵上了战场,镇子上不见男子,只有望夫而归的妇人,所以县丞大人大笔一挥把镇子名改为了望夫镇,文书上难道没有记载?”

男人看了她一眼,“官府文书里,从未承认这一名称。”

“你怎么就确定没有?你一个猎户又看不到官府的文书。”

男人没再吱声,继续噌噌噌的磨着砍刀。

果然!

这古代求生系统的第一关竟然是她写的小白文!

傅小槐便是那文里的n号绿茶配角,她傅小蛮呢,则连配角都算不上,只是为了衬托傅小槐心思歹毒的一捧炮灰。

这猎户,嘿嘿嘿,厉害了。

花小满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,她手握剧本还怕通不了关?

蔡长孺被她笑的发毛,腾的站起来赶人,“很晚了,你去睡觉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“西屋放着野猪肉呢,你不嫌腥气啊?你也一起去东屋睡吧。”

等他睡着了,还能趁机把宝箱摸过来。

“不必。”

蔡长孺拒绝的彻底,“明日寅时我们就出发。”

“这么早?”

得亏花小满是个写小白文的,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这寅时是几点。

“不早了,走到镇上也要辰时了。”

对了,花小满差点忘了,从这小山窝窝去镇上,要四个小时……

就当减肥!

事前豪气满满,真正走起来,花小满真是欲哭无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