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:以彼之道还施彼身(1 / 2)

一个已婚妇人和男人进了林子?

这可是件劲爆的桃色新闻,再有,万一要是牵扯到自家男人呢?

在场所有的人顿时都竖起耳朵。

刚刚还一脸怒容要打骂花小满的花衣老妇顿时脸色一变,已到嘴边的芬芳顿时刹住闸,疑心的看向儿媳妇,她的确一大早就出门去了,竟然去和人幽会去了?

窝囊废傅有财也侧目看向自己媳妇,什么都能忍,唯独带绿帽子这事不行。

国字脸妇人横了一眼自己相公,委屈巴拉的看向婆婆,“娘,我一大早饭也没吃就去磨红薯了呀!院子里那两簸箩红薯粉都是我一个人撵的。”

老妇顿时想起来院子里那磨的细细的红薯粉,脸色和缓了不少。

“你一个瘦弱的妇人,一早上就能磨两簸箕红薯粉?我都磨不上。”

花小满斜睨着她,贱贱的道:“怕不是什么男人替你磨的吧?”

老妇顿时又怀疑的看向儿媳妇,平日里多干点活就哭天抢地的,今日那红薯粉磨的可是特别的细。

傅有财也面色沉沉。

“娘,你什么意思?我一早上驴一样的跑了几百圈才磨好的呀,上次娘说我磨的粗,这次我特意多磨了一会儿,我整整磨了一早晨啊,她污蔑我,您还真信啊?”

花小满在她嚎叫的间歇插了一句,“磨了整整一早晨?”

“那可不!连着下了几天雨,地瓜干打潮,你知道多难磨呀!”

“你没去小树林?”

“你个杀千刀的,我没事去小树林干啥呀?我当然没去!”

花小满嘴角笑意一闪,接着便哭丧着脸道:“那你刚刚说看到我在小树林里堵朱秀才就是撒谎咯?我好歹是你丈夫的亲妹妹,你这么污蔑我,你,你是想坏了我们傅家的名声?”

国字脸妇人顿时一愣,支支吾吾的道:“我,我是没,没有。”

花小满不给她解释的机会,继续假哭道:“我嫁了人也就算了,可家里不是还有个妹妹,你这么败坏傅家的名声,是想她嫁不出去?”

看样子,傅家这小妹很得爹娘喜欢,既然这妇人拿妹妹做筏子,她不介意学一学。

妇人见婆婆和相公脸色越加不好看,脸色露出一丝惶急,急急道:“我也是听人说的。”

“随便听人说说,你就敢当着这么多人败坏我们傅家的名声?怎么,你不想和我哥过了?”

“你,你胡说!我和相公好好的……”

“那你是看不惯小妹咯?不想她嫁个好人家。”

“不是,不是……”

“行了,傅有财,回去看好你这媳妇,免得她祸害的小妹嫁不了高门。”

花小满憋了一脸坏笑,“还要看好她,小心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就和人钻小树林去了,嘻嘻嘻。”

围观的众人都忍不住一笑。

傅有财脸色黑如锅底,一把挣脱了妇人的手,转身往回走。

老妇踢了媳妇一脚,骂道:“贱皮子,回去!别在这丢人现眼!”

“娘,你别听大妹妹瞎说,我,我怎么会不希望二妹嫁的好呢?二妹模样好,人品好,朱秀才理应就是二妹的良人啊。”

身后,妇人对着老妇哭哭啼啼起来,老妇一口一个死蹄子的骂着,也不知道骂的谁。

管她是谁,花小满满意的回了家,男人不在,她饿的前胸贴后背,把剩的两个猪蹄煮了,吃了一个,咬着牙关给男人留了一个。

蔡长孺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,他肩头扛着一头野猪,腰间别着两只野鸡和一只兔子。

大丰收!

“相公,你回来了!”

花小满屁颠屁颠的迎了上去,伸手就要和他抬野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