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:我养你(1 / 2)

蔡长孺被她问的微微一滞,眉头一锁,刚毅的脸再添三分忧郁。

靠!

花小满不由一双心心眼,怎么能这么帅?

这么帅的型男,她还没吃吃豆腐,怎么舍得和离?

“算了算了,没事,大不了我养你。”

不就是银子嘛?也不知道那套留仙裙能不能卖了,能卖多少银子。

男人的呼吸忍不住一顿,就连地上的窝囊废也目露鄙夷。

她养他?她拿什么养他?一个好吃懒做的猪。

蔡长孺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失望,转瞬又释然,他娶她,本就是为了掩盖身份的,她既然不想和离,要不就先这么着?

他犹豫的功夫,地上的窝囊废已经喘息过来,猛地爬起来往花小满身上扑去。

花小满一心看帅哥,一个不查,被扑到在地,吃了一嘴泥。

“死丫头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劈头盖脸的巴掌落了下来,花小满想躲,没处躲,想爬起来,身子太笨重,上面还压个男人,完全使不上力。

她微微侧头,幽幽的看着蔡长孺,“相公救我。”

娇滴滴的声音偏偏从一个二百斤的胖麻脸嘴里说出来,在场的两个男人被这一声吓出一身冷汗。

“你妈的,叫你恶心我!”

身上的巴掌更盛,火辣辣的疼。

那荷尔蒙却木然的站在一边,没有任何动作。

花小满顿时心哇凉哇凉的,什么意思?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不是?

她侧目凉凉的看着那个瞬间不再高大的汉子,眼里的冷意似小刀,嗖嗖的扔了过去。

似乎是被她看的不好意思了,蔡长孺终于动了动,单手拎着窝囊废的胳膊将他从某人背上提溜下去。

“大哥今日来有什么事?”

窝囊废看了看蔡长孺,眼里的跋扈顿时消了三分,“傅小蛮前天叫我今天来家里拿肉,这下雨天我也不想来,可爹娘还在家里等着下锅呢,我没法子只好来了,可是她又不给了,妹夫,你说说理?”

蔡长孺沉声道:“这两日下雨,我并没有打到什么猎物,家里没肉。”

窝囊废立刻脸色一沉,扭头冲着花小满叫骂道:“死丫头,没肉你叫我来干什么?不知道下雨天冷吗?你等着,不下雨了娘就来收拾——”

“你”字还没说出来,就被从地上爬起来的花小满撞倒在地上。

“敢打老娘?老娘长这么大还没挨过谁的打呢,全叫你这npc打了,今日不打死你,老娘就不姓花!”

花小满怒气冲天,骑在他背上,肥硕的拳头雨点般的落到他头部肩颈,嫌弃蓑衣扎手,一把扯烂了,继续打。

一个npc还这么嚣张,打死了也白打!

蔡长孺侧目看着,一脸复杂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眼看着男人的哀嚎从顶破天到嗓子沙哑几乎发不出声,这才一把抓住花小满的胖胳膊,“行了!你想出人命?”

打了这么一场,花小浑身热乎起来,双颊微红,呲牙一笑,“行,听你的。”

起身的瞬间又用力踹了窝囊废一脚,脸色愤愤的道:“呸,窝囊废!以后看见老娘绕道走,听到没,要不就见你一次,打你一次。”

“老娘?你对兄长自称老娘?”

蔡长孺的目光带着微微的嘲讽。

花小满眉毛一挑,“上梁不正下梁歪,当大哥的行为不端,做妹妹的为什么不能打?”

蔡长孺眉眼低垂看不见什么神情,只伸手将地上的窝囊废扶了起来,理了理被抓坏的蓑衣。

“大哥还能走吗?要不要送你回去?”

花小满眼睛一瞪,“不能走?等着再挨一次打?”

窝囊废刚刚还奄奄一息的模样,一眨眼脱兔一般跑到门外,站在雨帘里口吐芬芳,扣掉脏字,只剩下一句正经话:“傅小蛮,你等着,看娘怎么收拾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