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:朋友相聚。(1 / 2)

逢场作戏 花影子 2785 字 2个月前

苏熔走后,季溪从厨房里探出头朝叶枫嘿嘿一笑,“我出来的时间点拿捏的不错吧?”

叶枫笑了,“你刚才是故意的?”

季溪出来坐到了叶枫身边,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咬了一口,得意的说道,“我当然是故意的,我看她都撒娇了你还无动于衷,这足以证明这个忙你不愿意帮,所以就出来打个岔。”

叶枫说道,“我不是不愿意帮是我帮不了,我明明知道她要见顾总的原因,也知道她去见了也改变不了结果,这次是她挑错了人,她不应该去撩顾总。”

季溪却替苏熔说了一句话,“这也不能怪她,顾夜恒花名在外,撩到手了也是一个机会。”

季溪说的也是心里话,帝都有多少女人削尖了脑袋想去爬顾夜恒床,就算爬不上让他多看一眼也行。

顾夜恒滥情也不只他一个人的原因。

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,没有投怀送抱也就没有那么多夜夜笙歌。

反正一个巴掌拍不响。

关于季溪的这个言论,叶枫没有做任何点评。

苏熔给顾夜恒邮件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叶枫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因为当天苏熔发的是群发邮件,顾夜恒知道苏熔不仅给自己发了还给他发了。

顾夜恒为这么点小事打电话给电视台让其处理苏熔的不专业,其实他是在试探。

试探他这个前男友会不会帮苏熔说情。

叶枫甚至可以估测的出只要他开口,顾夜恒肯定会网开一面。

但他跟季溪之间无形就出现了一条裂缝。

而这些是不是顾夜恒所期盼他暂时不能定论,但绝对是苏熔所期盼的。

他太了解苏熔了。

苏熔在这个行业混了这么久,什么事可为,什么事不可为她比谁都清楚,她怎么可能在这种小事上翻船。

她发这个邮件的时候早就权衡了利弊。

他帮她,她就成功地破坏了他跟季溪的感情。

他不帮她,她也没有任何损失。

苏熔因为那个贵人的退位,现在在电视台并不像之前那么风光,所以想要翻红就需要有话题度,被资本打压还是像顾夜恒这样的资本打压,对于她来说就是话题度。

她是做着两手准备来的,他又怎么会入她的圈套。

但这些他不想告诉季溪。

季溪刚入职场,单纯的像张白纸,他也不希望她看到他城府的那一面。

季溪果然单纯的可以,她转过来问叶枫,“你不帮真的可以吗,必定你们曾经相爱过,如果是举手之劳我觉得没什么。”

“放心吧,苏熔在这个圈混了这么久,她有办法的。”

“她有办法为什么来找你?”季溪眯起了眼睛,又露出小狐狸的神情,她凑到叶枫面前盯着他,询问道,“苏熔是不是想借这个机会跟你重归于好?”

叶枫刚要开口,季溪先给了警告,“你可别骗我,我目光敏锐着。”

叶枫只好点头,“之前她找过我几次确实提过要复合的事,我也明确地告诉过她我们不可能。”

“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分的手?”季溪很好奇,因为叶枫并不是一个如此绝决的人。

“她背叛了我们的爱情。”叶枫看着季溪,“我不是一个保守的男人,但是我十分看恋爱期的忠贞,没跟我在一起前你是什么样我不在乎,但是一旦在一起我绝不允许出轨,那怕是身体。”

“苏熔身体出轨了?”

“嗯。”

季溪突然想了顾夜恒放她走的条件,“跟我睡一次,睡完之后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。”

果然还是男人了解男人,顾夜恒给的这个条件其实是在给她判死刑。

“你在想什么?”叶枫见季溪沉默不语忍不住问。

“我在想……如果是被迫的,你也不原谅吗?”

“苏熔自己认的干爹自己去开房,这还是被迫?”

“干爹!”这个新名词一下子吸引了季溪,干爹跟干女儿?这未免有些重口吧。

季溪想到苏熔那张漂亮的脸蛋,她完全能理解叶枫知道后的那种心情。

“所以,你以后也不要认什么干爹干妈,那怕是别人真的拿你当女儿也不要,我不喜欢这类称呼。”叶枫说。

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。

季溪点头答应,但是头刚点了一半她就小心翼翼地问,“那干爷爷行不行?”

叶枫看向她。

季溪马上坦白,“我小的时候认了一个干爷爷,是个哑巴以拾荒为生,我没有饭吃的时候就帮他拾荒,他就给我馒头吃,这种行不行?”

叶枫在意的却是另外一个点,“你小时候连饭都吃不上?”

“我妈晚上上班,收工回来后一睡就是一整天,从来都不管我。”季溪笑了笑,“所以我到现在吃相都挺难看。”

叶枫一直以来都以为季溪是胃口好,每次吃饭都是大口大口的吃,而且从来都不会剩食物。

但他没想到她是因为挨过饿。

“季溪呀,你以前究竟过得什么样的生活?”

“就是没钱的生活呗,所以顾夜恒资助我,我很感激,感激到他拿我替anlisa去送死我都觉得理所应当。”季溪看了叶枫一眼,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顾夜恒心软的原因。

她希望叶枫能理解。

叶枫却抱住她,虽然顾夜恒跟他说季溪以前过得很苦,但是他没有想到季溪苦到连饭都吃不上。

每天靠拾荒换馒头吃。

季溪见叶枫又开始心疼她,连忙说道,“都过去了,我现在不是过得挺好吗,有工作有男朋友每天都是笑着从梦中醒来。”

“我会加倍对你好的。”

季溪摇摇头,“叶枫哥,我跟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你对我好,我要的是一个男朋友不是怜悯。”

叶枫不说话了,他刚才确实起了怜悯之心。

但是爱情里最不能有的就是怜悯之心。

“季溪,我……”

“我们以后不要再聊过去好不好,不管是你的还是我的,我们只聊未来。”

“好。”叶枫捧着她的小脸在她的唇上印上他深情一吻。

还有一天就要上班了,季溪决定在上班之前把给简秘书买的礼物送给他。

她给简秘书打电话。

“假期玩得愉快吗?”简秘书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暖。

“嗯,非常不错,我还给你买了礼物。”

“又送我礼物,总是让小溪你破费。”简秘书的笑礼貌又克制。

“你在哪里,我把礼物给你送过来。”

“我在图书馆,”简秘书停顿了一下,“马上中午了,我去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吃个午饭。”

季溪看了一眼时间,昨天叶枫送她回宿舍的时候就说过,他今天可能一整天都在公司。

因为节前他休了一周的病假,现在很多工作都积压着等他审批。

所以说领导也不是一般人干的。

“好。”季溪答应了。

简碌挑了一家不错的西餐厅,他把菜单轻轻地放到季溪面前,“喜欢吃什么随便点。”

“嗯。”季溪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弯,“回想起来这应该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们得纪念一下。”季溪翻着菜单,“以后这种机会恐怕就没有了。”

简碌脸上虽藏着笑意但目光却垂了下来。

季溪点了一份牛排,简碌要了一份意面。

服务人员拿走菜单后,季溪就把自己选的礼物推到了简碌的面前。

“是什么?”简碌很好奇。

“打开来看看。”

简碌打开,是一条围巾。暗色的方格中间镶着花纹。

“我很喜欢。”简碌把围巾戴上,他推了推眼镜,“再过一个月就能戴了。”

“那你一定要戴哟!”

“嗯。”简碌把围巾收了起来,说了一声谢谢。

两个人同时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。

然后就是沉默。

季溪不说话,简碌也不说话。

季溪突然觉得她跟简碌之间除了顾夜恒好像没说过其他话题。

她甚至都不知道简碌的年龄。

“简秘书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平时休息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做什么?”

“我以前不是告诉过你吗,一个人的时候最好的打发时间就是看书。”简碌的目光落到桌上的一本书上。

那是他从图书馆带过来的。

季溪也看向那本书,简碌以前确实说过这句话,不仅如此他还送了很多书给季溪,让她打发那些在别墅里等顾夜恒出现的无聊日子。

“简秘书原来也是一边看书一边等待顾夜恒的电话,你这个秘书比他任何一个情人都要称职。”